懒癌晚期,已弃疗

关于我的刀剑乱舞和dmm账号

占tag抱歉

就在2017年的3月2日北京时间中午11:27,我的dmm账号被盗了。当时我并没有登录dmm账号所绑定的邮箱,所以直到昨天上午登录手机版的刀剑乱舞时发现本丸近侍和景趣不对才发现被盗号。

现在我的本丸只有一把lv1的山姥切国广,其它刀剑全不见踪影,和好友探讨过后猜测除了那把lv1的山姥切国广之外的刀已被全部刀解,因为近两年时间积攒下的马,御守,以及刀装,手术室,刀帐,刀位都还在,仅是本丸全部刀剑消失,所以绝不是系统缓存或者手机问题。

在登录了之前绑定dmm账号的邮箱后发现3月2日中午的两封未读邮件,确认自己被盗号了。甚至dmm绑定的邮箱也被盗号者更改,我的dmmID也被盗走了。

在出事的当...

小狐丸&三日月

2


从遇见三日月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间小狐丸的生活没有任何改变。每天仍旧是睡到日上三竿,到拜殿前查看一下有没有新的愿望,逗弄神社前的使狐,然后是午睡,醒来后在山间散步。是的,没有任何变化,除了漫步在山间的石阶时不自觉想起三日月以外。
自那日把三日月送回家中后小狐丸再也没有见过三日月了,他每天都会绕着山林漫步,不知是单纯的散步,还是在寻找着什么。也许,是想看看是否能在某丛灌木中发现某个调皮的孩子吧。


日子过得很快,还有五天就是秋日祭典了,山下的村民开始陆陆续续往神社搬东西准备祭典需要的事物。许久没有被认真打扫的神社虽然因为小狐丸的神力笼罩不会脏乱,但是在村民打扫的时候难免会有灰尘四...

小狐丸&三日月

1


午后,山间小路蜿蜒,穿过朱红的鸟居石段层叠而上。在这无人的山间,仅剩下蝉在不厌其烦的鸣翅,宁静,一如既往环绕着这座僻远的小山。
小狐丸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宁静。从普通的空狐成为御先稻荷已有好一段日子,留在这小山中,每年仅有祈福和祭典才有人拜访的神社总是过于安静,好在,他已习惯这份安静。
小狐丸翻了个身,在稍显燥热的夏日午后小狐丸喜欢在神社后的池塘附近睡觉,凉爽又惬意。
本在神社前的使狐化作原型围着他饶了一个圈,小狐丸睁开一只眼,使狐轻轻蹭蹭他的手背,又转头示意小狐丸拜殿的方向。小狐丸支起上身向拜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异常。使狐催促着他起身,小狐丸只觉得疑惑。
使狐一般一直依附在...

情锁钱塘湖

青伶百乐生,烟雨迷夜昼。东屏头,独倚楼。醉笑未见休,承蒙赐酒。
红尘薄此眸,梨花几度愁。翼断锁,人已走。赌尽恨千秋,曾盼白首。

© Zore | Powered by LOFTER